大中华 大中华合众国
The United States of Great Zhonghua  
站内搜索
我们的春节

【周晓辉】周永康在朝鲜核试背后扮演了什么角色?

日期:2013-02-19 03:15:03
目录:思想-->评论   
朝鲜2月12日核试验后不到4天,路透社发布了来自于一名与帝都和平壤高层有直接接触的消息人士的独家消息,称朝鲜将继续核试,将尚令人心存疑虑的朝核试背后的共匪高层激烈博弈,明白无误地告诉给了世人。消息中有这样一条很耐人寻味:中国会再次支持联合国对朝鲜的制裁,但中国不会停止对朝鲜供应食物和燃料。

资料显示,中国每年向朝鲜无偿提供50万吨粮食,而朝鲜80%的石油进口量来自中国,通过位于丹东、跨越鸭绿江的长达11公里的输油专线输送,负责输送者是“中朝友谊输油公司”,石油来自于黑龙江省大庆油田。有消息称,输往朝鲜的石油不仅价格低廉,而且可以延期一到两年付款。曾有丹东的与朝鲜做交易的企业家透露,石油主要供部队做燃料,如果中国断油,朝鲜的坦克就会趴窝。显而易见,共匪要想真正制裁朝鲜,只需掐断输油管道即可达到目的。

2003年“六方会谈”被流产时,共匪曾以维修输油管道为由暂时停止了供油。2009年朝鲜第二次核试后,有消息称,共匪对于朝鲜的不听话“非常生气”,据说亦将输油管道关闭了3天以示惩罚,朝鲜很快俯首帖耳。而此次朝鲜核试,在共匪政府尚未表态如何制裁朝鲜前,就有消息放出“中国不会停止对朝鲜供应食物和燃料”,似乎一是要给朝鲜吃定心丸,二是在暗示共匪内部即便有这样的想法,但并不一定能实现。

我们是否由此可以这样推断:推动朝鲜第三次核试验的共匪内部这股势力,乃是可以保证朝鲜不会受到几年前类似的惩罚的,即被停止供应能源。究竟谁有这么大的能量?

根据网络信息,“丹东中朝友谊输油公司”隶属于中国石油天然气管道局,成立于2002年,其所在地处处贴着中国石油总公司(CNPC)的英文缩写字。共匪官场无人不知,共匪前政治局常委、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曾在石油系统盘踞32年,在1998年升任国土资源部部长前即担任中石油总经理。可以说,中石油是周永康的嫡系,外界甚至有说法指,周永康家族实际控制中国的石油行业,并从中捞取巨额财富。虽然我们没有明确证据,但至少没有人会否认,在中石油输往朝鲜石油问题上周永康有发言权,而且,朝鲜人似乎也特别意识到了周的特殊地位,并给予了其最高礼遇。

2010年10月9日至11日,周应邀访问朝鲜。访问期间,周和金正日4次晤谈,并与其他朝鲜领导人广泛接触,如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金永南等。在阅兵式上,周还与金正日并肩坐在主席台上检阅。

2011年7月,周永康在帝都会见了以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政治局候补委员、党中央书记、总务部部长太钟秀为团长的朝鲜代表团。在会见期间,周特意谈及了能源问题,“我曾长期在石油行业工作,深知能源对一个国家的重要性……中方愿同朝方加强交流,相互学习,共同提高开发利用可再生能源的水平。”就是这个太钟秀,在金正恩上台后,被调任朝鲜劳动党咸镜南道党委责任书记,而朝鲜核试验基地正位于咸镜道。

掌管政法委的周永康受到金正日的礼遇,并与朝鲜总务部部长谈能源问题,似乎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朝鲜是知道周的份量的,知道掌控输送朝鲜的能源问题的实权人物是谁。

至于曾庆红,也曾与金正日打的火热。2001年3月,曾庆红为江出访打前站前往朝鲜时,受到了金正日的热烈欢迎,朝鲜后来还特意发行了曾庆红与金正日在一起的邮票小型张。

联系到自去年以来的共匪高层博弈,周永康、曾庆红等江系人马为保罪恶不被清算,完全是不择手段。因此,他们绝对有作为后台老板操纵朝鲜核试、讹诈并继续试图“绑架”习太子之嫌。是否如此,不妨看看共匪到底是如何支持“制裁”朝鲜的。


大中华合众国网络部监制。
联系地址:汉都自由大道甲一号。
电话:+86010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