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中华 大中华合众国
The United States of Great Zhonghua  
站内搜索
我们的春节

曹长青:你相信薄熙来的话剧演出吗?组图

日期:2013-09-08 15:55:08
目录:思想-->曹长青   

2013/09/05/20130905101657762.jpg

对薄熙来案,有人肯定中国司法进步,更有人称赞薄熙来敢当庭翻供,力辩无罪,有勇气。但我认为这类看法是盲人摸象。从整个薄案来看,明显是因为共匪高层有人保薄,才出现(导致)这种局面,这跟什么司法透明、薄熙来勇往开来,都没有关系。

m1005-tea.jpg

图片:中国政治丑闻中心人物--薄熙来(网络资料)

判断高层有人保薄,主要基于以下这几点:

第一,“微博直播”是前所未有的(也可能绝后)。以往共匪判案,都是封闭作业,所谓“公审”,只是当局选择部分人出席法庭,然后官媒选用几个法庭画面(例如谷开来、王立军的庭审)播出。这次对薄熙来这个全国瞩目的大案,“微博直播”(当然也有删节)显然不是济南这种地方法院可以做主的,应该来自共匪高层指示。

第二,薄熙来在受审之前可记录(律师念)案卷材料,出庭时可“随身带一大摞文件夹,有透明单页文件夹,有透明文件袋,并且每个文件夹都做了标记,每审一个事实,薄都会找出相应的文件夹。”这样的优惠待遇,同样犯案的政治局委员陈希同、陈良宇都没有过。

第三,在庭审时,薄熙来得到多次自辩机会,法庭甚至允许薄熙来咄咄逼人地质问“证人”徐明(17个来回)等。这明显不是共匪法庭的常规做法,不是那个官职很小的审判长可以做主的,应该也是帝都高层事先决定。

高层保薄势力做这样的“允许”可能出于两个目的,一是通过让薄熙来自辩,来抵消检方指控(以此对付反薄派);二是通过微博直播,在公众中树立薄熙来无辜形象。这两点显然都可在最后决定薄熙来刑期时,对薄有好处。

第四,薄熙来敢当庭翻供,口气强硬质问证人,全力狡辩,任何罪都不认,这是落到共匪手中的囚犯里所罕见的现象。有人可以说,这才说明薄熙来的“特别”。但事实上,薄熙来面对中纪委的审查时不都屈服、认罪了吗?任何对共匪制裁人的机制有基本了解的人都清楚,面对专制国家机器时如此“嚣张”,肯定不会有好下场。薄熙来不仅文革中亲身经历过共匪的制裁,当官后也用共匪手段制裁了不少人,他比别人更清楚那个机器要想惩罚谁,应该会怎么运转。

所以判断,薄熙来的当庭翻案,不是因为什么他有勇气、有气质等,而很大可能是,他事先了解高层有人保他,甚至是直接得到这个信息,才有了底气。他完全可能是按高层保薄势力指点的脚本在演出。

事实上,薄熙来的法庭戏演得太夸张,做戏成分太严重,整个装出一副完全无辜的清官状,这其实是侮辱所有关注这个案子的人的智力,是非常可恶的。

任人皆知,所有的贿赂,都是遮遮掩掩、只能“意会”不可“言传”的——不仅为避免双方当时的尴尬,更为躲避事后可能的调查。天下哪有行贿的人,拎着一兜子现金,迈进某官员的家里说,“我给您老人家行贿来了,这是三百万欧元现金,给儿子在法国买个别墅吧。以后我的生意要靠您多关照了。”下回又拎着一个大兜子来了,“这是五百万人民币,用这钱让儿子去非洲玩一圈吧。我送你这笔钱,是因为某某工程我想做,需要你批给我。”有这样的吗?!

正因为根本就不会有这种情形,所以薄熙来就在法庭上“正义凛然”地跟徐明“对质”起来了:你说过这是贿赂我的吗?我说过你给钱我就给你办事吗?徐明连答17个“没有”。怎么可能有?!但薄熙来就利用一连串类似的“质问”来“证明”,徐明没行贿,他没有受贿。

更具讽刺意味的是,薄熙来自己也强调,就是最蠢的贪污犯都不会不加掩饰地直说,直做,更何况他这个“非常谨慎”、连谈话都要求别人关手机的人。可与此同时,他又理直气壮地玩“装傻”的游戏。但问题是,就这种骗幼儿园小孩子的游戏,居然骗住了不少中国人,难怪薄熙来的智力够当政治局委员。

徐明给薄家在法国买了别墅,还在薄家放了别墅录像(薄熙来在场),薄熙来竟说他完全不知情。五百万公款被汇到谷开来律师所,最看重、最心爱的儿子薄瓜瓜去非洲游玩数周(徐明买单)等等,薄熙来说他根本不知道(甚至说不知道儿子去非洲)。总之,所有谷开来“弄”的钱,他薄熙来一概不知情。好一个“两耳不闻妻儿事”,一心只为百姓卖命的“薄青天”!在全中国人民面前如此装憨儿,是不是几千万中国贪官全笑了?

徐明是没敢笑,只能在心里骂:你可真会装蒜呵。明摆着,没有薄熙来们的“关照”,徐明怎么能成为如此富豪?一个七十年代才出生的人,30岁时就在《福克斯中国富豪榜》排名第18!四年后排名第八,后又在胡润中国富豪榜排名第五!在薄熙来辽宁掌权时,徐明还当上辽宁省政协常委、辽宁商会副主席,名下的公司有一大把。没有官商勾结,这样一个没有家族巨额遗产、没有谷歌、脸书等那种新科技发明的年轻人,在大学毕业仅仅十几年之后,凭什么能获得如此这般的财富和位置?

除了跟共匪更高官员的密切合作之外,徐明跟薄熙来家的关系,密切到就像家庭成员。通过庭审大家都知道了,连王立军跟谷开来闹别扭,都要找徐明帮忙调解,甚至堂堂的红都重庆公安局长都恳求徐明到薄熙来那里给他说说话。还有比这更清楚的吗?富豪徐明不仅仅是“薄家”的保险柜(大笔开销由他出),甚至是红都重庆土皇帝家的“李莲英”了。就连王立军能攀上薄熙来,最初也是靠徐明搭的线,是他介绍王立军跟谷开来认识的。毫无疑问,薄熙来在红都重庆掌权后,徐明的商机更多更大,当局怎么就不查了呢?

薄案避重就轻的最令人质疑和话诟之处就是,除了无法回避的王立军进美领馆事件之外,全案丝毫不涉及在红都重庆掌权时期的薄熙来。最基本的逻辑和常识是,薄熙来在辽宁、帝都掌权期间都有“贪腐”,怎么到了权力更大,机会更多的红都重庆之后,就立马变成一个干干净净的清官了呢?尤其是所谓的打黑,那里面可以理直气壮地蔑视司法,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那些怕撕票的,全部家当都会送上来。更何况他们堂而皇之地“没收”了多少多少亿的“赃款”。钱都哪儿去了?检察官居然只字不提。又是一个幼儿园小朋友都会质问的问题。

所以,“薄案”避开红都重庆,比任何事情都更能证明共匪高层有保薄势力。因为首先,共匪高层有人推崇“唱红打黑”的红都重庆模式,因为它是“共匪模式”的袖珍版,“全党版”怎么可能否定“迷你版”?其次,是为了保护“太子党”的整体形象。在太子党执政的年代,保护太子党的整体形象,就是保护“党和政府”领导人的形象,就是保住共匪的“权力”。这两点是诠释薄案一系列“蹊跷”事件的钥匙。


大中华合众国网络部监制。
联系地址:汉都自由大道甲一号。
电话:+86010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