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中华 大中华合众国
The United States of Great Zhonghua  
站内搜索
我们的春节

曹长青:从刘醇逸惨败看纽约市长选举(图)

日期:2013-09-13 15:55:05
目录:思想-->曹长青   

2013/09/12/20130912230850625.jpg

刘醇逸游走于共匪领馆和亲共侨团之中,被称为“两头通吃”,在纽约市长民主党初选中遭惨败,得票率只有7%。(视频截图)

已执政12年的纽约市长彭博(布隆伯格)不再连任,明年的纽约市长空缺,刺激了无数政治雄心者。美国两大政党民主党、共和党,昨日举行了党内初选,决定明年的市长候选人。

纽约市长在美国政坛地位特殊,因纽约是全美以至世界最有名气的都市,所以市长地位和影响力都是全国、甚至是世界性的。这次是当任市长不再参选(没有在任者竞选连任的优势),所以各界竞争者可谓挤破头。在民主党方面,就有13人竞争,共和党方面则有6人,加起来,一个纽约市长引来近20人角斗(上届美国总统大选,正式候选人有253人,权力真是诱人呵)。

按美国政治光谱,纽约是左翼民主党的地盘,在总统大选中,过去几十年(除了雷根连任总统时之外)都是民主党获胜。所以这次民主党的市长初选,更加引人注目,因为谁在党内赢了,谁就有可能是下届纽约市长。

在昨天的纽约市长民主党初选中,五名主要参选人已“水落石出”。被视为可能是第一个华裔纽约市长的刘醇逸(Johnu)惨败,得票率只有7%,名列第四;垫底的是前联邦众议员、因性丑闻而闻名的韦德(AnthonyWeiner)。

韦德垫底可想而知,他的怪异“性行为”已成全美笑料。在担任联邦众议员时,他居然把自己的相当不雅照用skype发给女孩子(本来是要发给一个人,结果不小心发给了几万个他的跟随者)。被迫辞去议员后却不知羞耻、不闭门思过,还好意思出来选市长(实为出风头)。令所有人下巴都拉长了的是,在竞选市长期间,他竟然继续给女孩子发那种近乎裸体的不雅照,行为根本不像个成人,如同街头小混混。他出来选纽约市长,真给所有纽约人丢脸。

我很早就见过这个韦德,他被迫辞职前是我在纽约居住的那个区的议员,几次到我们小院里来讲话,因为那个院里的居民多是很左倾的犹太人(通过和他们聊天得知),是韦德的铁票房。当时就对他左疯的观点无法忍受,但他很有讲话能力,可以一口气不带标点符号地唱半天最“政治正确”高调,所以深得那些包围我的左倾邻居们的青睐,于是我家的两张右倾选票每次就是石沉大海一样地无意义。

这次韦德在市长选举中垫底当然很恼怒,但他一如既往,不是深刻检讨自己的病态性暴露癖等问题,而是面对NBC(美国三大无线电视之一)记者追问时,居然举出中指(最粗俗的用性行为骂人手势)。这个画面被媒体拍下后,不仅被电视报导,更是流行网络。一个曾是联邦议员、竞选纽约市长的人,居然如此不堪!

韦德获得5%选票,是“德”该如此。但没有“性胡来”的刘醇逸只是拿到7%的选票,跟韦德不差上下,这是怎么回事?关心选情的美国人,其实也是早已知道答案,刘醇逸也是“德”该如此。

在全部五名民主党主要参选人中,只有刘醇逸担任主计长时的竞选财务主管被逮捕控罪,因涉虚设捐款人头,等于选举作弊。除此之外,力挺刘醇逸的纽约福建同乡会长也因向刘提供非法献金而被控罪,这两位募款助手将在9月20日被法庭宣判刑期。这些丑闻,严重影响了刘的选情,并导致他的350万美元的政府竞选补助资金被取消,从名声到资金双重受损。

全美发行量排名第六的《纽约每日新闻报》今年6月30日发表社论甚至把刘醇逸称为“藐视法律的人,也是伪君子”。全美大报《纽约时报》更是多次报导和批评刘醇逸,舆论走向都不利于他的选情。

另外刘醇逸在法轮功问题上深陷争议,被批评为偏袒共匪势力。刘醇逸父母来自台湾,所以他获得一些居住纽约的台湾人的支持。但媒体报导指出,刘醇逸更游走于共匪领馆和亲共侨团之中,被称为“两头通吃”。而且媒体报导说,刘的大头支持者是“亲共侨团”和背后的共匪使馆。刘醇逸曾获得共匪对外统战机构(也是情报收集机构)的“中国国务院侨务办公室”颁发的“中国十大海外优秀青年”称号。

刘醇逸本人清清楚楚,他的父母来自台湾,他本人是在台湾出生,在台湾正面对共匪武力威胁(被千枚飞弹瞄准)时,作为美国人民选举出来的议员(他当时任纽约市议员),怎么能接受共匪官方的什么“中国海外优秀青年”称号呢?而且,刘醇逸当年获得这个称号时,已过了40岁,哪还是什么“青年”。

共匪颁发这种所谓“中国”海外优秀青年奖,明明白白是统战,但刘醇逸不仅欣然接受,据中国的维基百科“百度百科”介绍,刘还亲自跑到中国参加颁奖典礼、领取这个奖。这些争议,当然也影响了刘醇逸的选情,所以他才会惨败,跟那个违背道德的韦德并列垫底。

除了韦德和刘醇逸,另外两名民主党参选人的败选,也不出意料。其中排名第二的(得票率26.2%)是原纽约市主计长汤普森(WilamThompson)。他是参选人里唯一的黑人,居然想靠大打非裔牌而胜选。在纽约这个多元城市(黑人在全美人口占13%),靠打黑人(肤色)牌显然不灵,更不正确。虽然他曾竞选过市长(以46%对51%败给彭博)、有相当名气,但败北是正常的。

得票排第三(得票率15.5%)的唯一参选女性、纽约市议长柯魁英(ChristineQuinn)原来呼声很高,曾一度领先(得到现任市长彭博力挺),但很快泡沫化。这位公开的女同性恋者,显然不被纽约选民看好。

获得第一名(得票率40.3%)的是纽约市公益维护官白思豪(BillBlasio),他不是黑人,不是女同性恋者,不是手下募款主管被控罪的华裔,也不是性暴露狂;所以他被选民看中。如果没有其他意外,今年11月初的纽约市长选举,他就会代表民主党参选。

共和党方面,虽然有五六位参选人,但实际上只是在两人中选择,一是前共和党籍纽约市长朱利安尼的副手(副市长)、曾任纽约大都会运输署董事长的拉塔(JosephLhota)。另一位是超级市场大亨。但那位“超级大亨”被媒体报导也是行为怪异。结果是从政经验丰富、举止言谈得体的拉塔轻松获胜(得票率52.7%)。所以11月5日的纽约市长选举,基本就是这位前朱利安尼副手Vs.那位民主党初选获胜者。

虽说纽约的选民结构是民主党占绝对多数,但自1989年(中国天安门事件那年)这四分之一世纪以来,过去五届纽约市长选举民主党都没赢过。朱利安尼是共和党,彭博是共和党跳槽到独立派。那么下次纽约市长是哪个党?

民主党候选人具有党派优势,但很多纽约市民怀念那位大刀阔斧整顿纽约治安、整体改变了“大苹果”面貌的市长朱利安尼。最近一份关于50年来所有纽约市长评价的民调中,朱利安尼排名第一(郭德华第二,彭博第三)。这次他的前副手拉塔代表共和党出马,得到朱利安尼力挺,所以不排除共和党人再次执掌纽约的可能。

而且今天《纽约时报》引述接近彭博的人士说法,现任市长彭博可能支持拉塔,因为拉塔跟他的管理风格和理念比较接近,都是重商的,务实的,而不是左派那种意识形态狂热——这次民主党初选获胜的白思豪,就以高税收、重炮抨击纽约警方检查证件权等而知名(白思豪是白人,妻子是黑人,在嫁给他之前是知名的女同性恋者),这两点都跟彭博风格背道而驰。如果拉塔得到朱利安尼和彭博两位市长的背书,那他真的就可能接着“书写”纽约的市长历史!

2013年9月11日于美国

 


大中华合众国网络部监制。
联系地址:汉都自由大道甲一号。
电话:+86010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