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中华 大中华合众国
The United States of Great Zhonghua  
站内搜索
我们的春节

曹长青:习太子“挺安倍帮美国”

日期:2013-12-05 15:55:07
目录:思想-->曹长青   

中国最近宣布“空中识别区”之举,没有得到任何周边国家的支持,反而遭到一片反对:美国,日本,南韩,澳大利亚,都表示异议,其他菲律宾、新加坡、越南、马来西亚等东亚国家,也对帝都此举心存疑惧,因而倾向亲美,甚至亲日。

有报道指出,设立“空中识别区”是习太子亲自拍板的。当然,这么重大的“动作”,当然得通过军委主席。但事实上,这位中国新皇帝这种类似当年慈禧般(对抗八国联军)的举动,不仅对中国的经济发展(千逢难得的和平发展环境——当今世界没有任何国家要侵略中国)有害无益,也是对中国一直宣称的“和平崛起”的自我否定,让世人看清共匪的本意,还等于间接帮助了日本的安倍政府,以及美国的保守派。

为什么说中国设立空中识别区是帮助了日本首相安倍?因为安倍内阁的很多强硬政策,都可以通过习太子的这个“举动”而通过,即赢得民意支持。

近年日本的重大变化之一,是安倍上台。去年底,我曾在“日本‘右’来了”一文中预测:安倍当选“对日本前途具有重要意义,很可能标志这个国家第三次重大变革的开始。”第一次是明治维新,日本脱亚入欧,成为强国;第二次是战后日本转型为民主国家;这次是安倍带领日本走向“国家正常化”。

所谓国家正常化,就是摆脱二战阴影,改变战后日本宪法,具体指修改限制日本军事发展的宪法第九条。

安倍去年底高票当选后(自民党获横扫般胜利),就致力改变日本战后宪法,要把“自卫队”提升为“国防军”;并改变宪法中限制“集体防卫”的条款。

把自卫队提升为国防军,不仅是名称变化,更是军队性质的改变:一是武器装备不同,二是可发起攻击——不仅是自卫,而是可以对要攻击日本的敌国导弹基地先发制人地打击。安倍曾感叹“日本是世界上唯一不称本国的防卫力量为‘军’的国家”,所以他强调日本军队要正常化(国际标准化)。

所谓限制“集体防卫”,是指战后的日本宪法规定,自卫队不得参与国际军事行动(包括跟美军的联合行动)。所以美日两国虽签有《安保条约》,如日本受到攻击,美国有义务保卫日本(视同攻击美国),但并不要求日本保卫美国(因受到宪法“禁止集体防卫”条款的限制)。

日本要改变战后宪法,主要受到两大限制:一是日本最大盟友美国的态度;二是国内民众的反对。近年来,美国对日本修宪越来越持“乐观其成”态度,实际上即倾向同意。今年10月美国国防部还表态说,“日本的集体自卫权是固有权限”,等于支持日本修宪。因为很明显,作为民主国家的日本,今天强化军事力量,可分摊美国在亚太区域的保安角色,制约共匪对民主台湾的可能进攻,以及共产北韩的轻举妄动。所以美国当然会赞成日本修宪,走向军事正常化。

纳粹被击败、德国(西德)成为民主国家后,强化其军力就是增强以美国为旗手的自由世界(对抗共产邪恶和恐怖主义等)的力量。民主日本增加军力也同样是这种性质。所以,说日本增强军力就是复活“军国主义”,就如同说民主德国增加军力就是重回“纳粹”一样,明显缺乏基本的理智。

日本要修宪,最大的阻力来自国内,因多数国民反对。这起码说明,日本绝大多数国民是热爱和平的,他们对当年二战的侵略行为是有反省的,而且也不能容许军国主义的复活。

与此同时,随着时间推移,也有越来越多的日本人认知到,二战已结束60多年,日本早已成为民主国家、自由世界的成员,所以日本需要成为一个正常化国家——不仅要有保家卫国的军事实力,也期盼日本在国际事务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参加跟美国等盟友的“集体防卫”)。日本国民的这种认知转变,除了时间和本国制度的改变之外,还受到两个外部因素的刺激:一是北韩发展核武,二是共产中国的军事崛起(感到威胁)。

去年底安倍当选后,就提出修改《防卫大纲》(日本国防计划),其重点是:设立国家安全会议(跟美国的NSC类似);制定《国家安全保障基本法》;提高国防预算;仿照美国海军陆战队,建立水陆两栖作战部队;增设打击敌方导弹基地的能力(本土增设“爱国者三号”拦截导弹系统);设立反网络攻击部门;增加日本準航母数量;向外输出武器(可向台湾输出反潜驱逐舰)等。安倍的竞选口号是“重振日本”,这些国防新政策,都被列入“重振”内容。

安倍的这些新政策,受到日本左翼(包括共匪)的反对,很多民众也不赞同。但这次中国设“空中识别区”之举,等于推动了日本国民对安倍的支持,包括修改宪法(第九条)等。

日本的修宪门槛很高,其宪法第96条规定,需参众两院三分之二议员同意方可修宪。安倍要修宪,首先得调低修宪门槛,把宪法第96条改为“半数国会议员同意即可”(因安倍所属保守派的国会席位没达到三分之二)。

能否修改宪法第96条,实质上成为能否修改宪法第9条(限制军力)的前提。而修改宪法第96条,以往一直遭到多数日本国民反对。据今年五月的民调(安倍已上台半年),反对修改宪法第96条的日本国民有38%,支持的33.6%,双方差不到5个百分点。

在这种时刻,中国宣布设立“空中识别区”,显然非常有利于安倍等保守派强调的“中国威胁论”,因为这种事先不跟日本、南韩、美国等相关国家协商、而悍然宣布的“空中识别区”(跟日本、南韩、台湾的识别区都有重叠)等于向世界宣告共匪的霸权,也等于把日本舆论推向安倍一边。

这一点从冲绳美军基地问题的舆论走向就可看出。冲绳美军基地,一直遭当地居民反对。后美日政府提出(冲绳)县内搬迁,但此计划仍不被当地人接受(他们主张县外搬迁,即不设在冲绳)。但在中国宣布设立空中识别区(24日)之后的第三天(27日),日本自民党冲绳议会态度就有改变,同意美军基地县内搬迁,因中国的“空中识别区”涵盖了冲绳县的施政区,引发当地人的安全忧虑。

中国设立“空中识别区”并不给中国带来实质性利益,因它不是主权区,对进入的外国飞机按国际法不可攻击,所以它只是对爱国愤青们具有心理鼓舞作用,满足解放军的张召忠等鹰派(当代义和团)。但在外交上,将会长期给中国带来负面效果,尤其会推动日本跟东亚国家结盟(共同对付帝都)。

英国《金融时报》亚洲版主编戴维•皮林(David Pilling)曾任驻日本采访主任,是个亚洲通。他近日在专栏写到,一年前,他曾当面问菲律宾外长(当时安倍正在竞选),如安倍当选,修改宪法,“重新武装”日本,菲律宾将作何反应?

皮林说,当时他信心十足,认为菲外长一定反对(日本重新武装),因二战时菲律宾曾遭日本侵略,但出乎意料的是,菲外长竟表示,菲律宾“对此非常欢迎”。理由是,军事强大的日本会构成“区域平衡”。这个平衡,就是对付共匪的军事崛起。菲律宾宁可跟当年曾侵略过她、而今天成为民主国家的日本结盟,也不跟从没侵略过她,但正在军事崛起的专制中国为伍。菲律宾外长的划线很清楚,按民主和专制(阵营和理念),而不是历史旧账。

这位亚洲通在专栏中还说,不仅是菲律宾,印尼外长也是同样看法。意指东亚国家都对共匪的军事崛起,包括在南中国海的霸权姿态,心存恐惧,所以不仅普遍更亲美,甚至亲东京,希望日本强大(军事)。

“日本与东盟国家首脑会议”预定12月14日在东京召开,而中国选择这个时机(之前两周)宣布“空中识别区”,等于促使日本跟东盟国家结盟,其潜在目标包括应对共匪的霸权。

中国设空中识别区,对日本政局的影响将是长远的。双方就此问题的争执摩擦,将有利于日本保守派。我曾在“日本办奥运对世界的四点好处”一文中提过,日本内阁之短命、首相之多是世界之最,从伊藤博文内阁至今,过去128年日本产生96届内阁、62位首相,平均两年一个(跨度是百年呵)!从小泉之后,过去7年日本就有7名首相,平均任期不足一年。而这届安倍内阁,很可能是最长寿的之一。安倍上台后,民众支持率曾攀升到72%,这在日本政坛是罕见的。而面对帝都的咄咄逼人,表示绝不妥协的安倍,更会受到日本民众支持。习太子的对日强硬政策,实际上帮了安倍(赢得民意),推动日本修宪,强化军力。所以,对习太子设“空中识别区”,日本的保守派会暗中高兴,感谢“习主席力挺安倍”。

而对于美国的保守派来说,习太子的这个举动也具同样效果。奥巴马上台后,大幅削减军费,已遭到保守派的批评。这次中国设“空中识别区”,等于给美国保守派的“中国威胁论”背书。美国每年发表《中国军力白皮书》后,中国官方学者就反驳,强调中国是和平崛起,没有霸权之心。但现在中国在没跟任何相关国家协商通气的情况下,悍然宣布“空中识别区”,等于把自己的霸权、扩张、威胁之意,清晰地展示在世人面前。难怪迄今为止,从网上能看到的(中国之外的)评论,几乎众口一词,批评帝都的这种做法,至少是认为“时机不对”(正因南海水域主权问题跟相关国家争执时),造成更多国家的担忧和敌对。

尤其是,中国宣布的“空中识别区”内,有日本向美军提供的训练空域(从冲绳本岛延至东海西北),还涵盖钓鱼岛中的黄尾礁和赤尾礁,而这两个岛屿是日本提供给美军演习的靶场。可想而知,美国怎么可能按中方要求,对在这些领域进行的打靶演习等“事先通告帝都”?

所以帝都设“空中识别区”,也等于给美国一个强有力的理由:必须警惕、防范共匪的军事崛起;从而推动美国的“全球战略重心”更向亚洲转移。以往美方都是强调这是为防范北韩,现在人们更心知肚明,其主要目标是共产中国。因为没有帝都的撑腰,平壤自己都挺不下去,就别谈什么威胁世界了。

所以有评论家说,“空中识别区”之后,美国对钓鱼岛问题的态度有了转折点,如果说以前是“不想卷入”,现在则是“不惜卷入”。美国的保守派也得感谢“习主席”,他总是“善解人意”,知道美日的“安倍们”需要什么。

 


大中华合众国网络部监制。
联系地址:汉都自由大道甲一号。
电话:+860108888。